Julius

在这狭窄房间中的堂吉柯德啊:请停止美好的幻想

记录下第一次这么画

这算厚涂吧……其实就是瞎涂

图一加滤镜 滤镜真的好用 

一下档次上升了

沈不悔/开学长弧:

这个也太棒了(虽然我不写古风)

_没有痉挛的鲸峦:

码住

负里:

凉锦厉行:

转下……这个太好了

银柴:

转一下方便找…(吐血

纯洁少女Judy酱:

明代常见衣服颜色一览表,写文可用

能力太差 使我工作拖延 进展缓慢蠕动

我深深地陷入了焦虑与恐慌之中

上一次做作品也是这样 但那一次好在我有提前做好准备工作 把素材拍好了 就是截止前两天才开始做的后期 但那个焦虑的晚上我怎么也做不出满意的东西 其根本原因还是能力不足没有技术 我挣扎着用尽了各种尝试做了出来 我虽然截止前交上了作品 但我是不满意的 不过十分神奇的是 我的作品还评上了奖【虽然只是最小的奖】但还是让我十分惊奇的 我有些迷茫了 难道我的想法创意还是被认可的么……但我呈现的我觉得远不如我头脑中的精彩

我真的是闲太久了 努力一下都觉得拼了命

“老是有什么东西流逝而去,但很少有什么接踵而来。” ​​​

zqsg的磕了卜鬼 也第一次尝试写CP文
想着一起出道了就写完发出来 谁想结果Be了
特别喜欢看他们俩在一起的画面 这张照片可能是最后的同框了 超级泪目
对百分九的感情也非常复杂 不想看但又有小鬼 小鬼有才 但我不想面对了
愿以后的你们还能相遇 感情还能这么的好
有缘江湖再见
【虽然坤音自己出道也是个好结局 但私心来讲资源肯定比不了aqy 而且坤音的CP我吃不下 心里很难受了】

好奇猫

大一语文课的写作作业
写的小说,老师说我有写作的意识了
但结尾不好 现在想想结尾太仓促突然也写得不好
备份一下 有空就改改写长点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1

“刘医生,出车祸的那两个病人现在怎么样了啊?”虽然拖着长音但却如询问机密一般音量很低很低,在嘈杂的背景音中没有留下一丝痕迹。
“车祸?我这里出车祸的病人多了去了,你想问哪个?”CPU重症监护室的刘医生瞥了他一眼,“我说老李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,我看你还专门到食堂堵我来了是吧!”
“就是国庆节夜里来的那俩!那天我刚好值班,求助电话是我接的。这可真不是我八卦啊,是那个电话真是太奇怪了……我回想起来总是有些毛骨悚然”说着老李大口地吃了一口糖醋里脊,对着刘医生鄙夷的眼光开启了回忆,“当时我接的时候,话筒对面的人直接快速的报了一通地址,他的声音颤抖着,恐惧着……对!对于死亡的恐惧,我能感受出来,随后我听到巨大的刹车与刺耳的刮划声,他开始大声的吼叫但声音却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,最后直到一声巨响,一切都安静了下来,只有那巨响给我的耳朵带来的耳鸣在嗡嗡作响着。我知道是车子是撞在高速桥墩子上了,电话是他亲自打来的,他仿佛知道自己即将出事似的……”
“新闻里都说了是刹车失灵。”
“可是他怎么在刹车前就知道要出事,要给医院打电话!”
“够了!我是个医生,不是什么侦探!你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我没办法给你解答,我只能回答有关病人情况的问题!年龄大的那位抢救无效死亡,年龄小的除了皮外伤,头部还受到了车内重物的撞击,导致颅内脑积血,现在处于昏迷状况!”刘医生不耐烦的大声说道,但好在声音融进了背景,并未引起他人的注意。他抄起筷子,瞪着老李说道:“现在我要吃饭了!我一会一点是要开会的,我很忙好么!”

2

“嗯好的,病人醒过来就能转去普通病房了。让小陈帮忙交接一下吧,给6号床病人办下手续,我先去看看病人情况。”说完刘医生理了理白大褂转身去了病房,站在了六号床的隔离玻璃外。他的眼镜片将光反射了过去,让人无法窥探他的想法,“6号床,王施,颅内脑积血,有逆行性遗忘症状?”他开口对值班护士问道。
“是的。”小护士皱了皱眉头,“他肯定的认为现在的美国总统是奥巴马,经过我们的初步判断他遗忘的是近两年的记忆。”听完了护士的话刘医生眉头微锁,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感慨道:“又是失忆的麻烦家伙,先送到普通病房让他们注意观察吧……如果积血不能散开那还要准备手术,没亲没故的也不知道找谁签字。”
王施转去普通病房已经十几天了,医生说他的的脑积血散的差不多,恢复的也不错,但他的记忆却没有任何好转,近两年的事情他还是记不起来。
“咚咚”王施的病房门被敲响了,随后房门被推开,从门外探出了一张老成的脸,又是老李来探望他了。这几天老李打着帮助他恢复记忆的名头来了好几次了,基本每天中午都来坐着个一小时,陪着王施聊聊天打消打消寂寞。说实话老李虽然一开始是出于好奇心才来探望的,但是一看人家的状况也就可怜了起来,便天天来“报道”了。
“李叔你来了。”躺在床上的王施一看是老李便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老李一遍走一边笑眯眯的从包里掏一个大哈密瓜“嘿嘿快来看!我朋友从新疆带来的哈密瓜,倍甜倍好吃……”还未说完,王施便打断了他的话说:“李叔,等会再说瓜的事。我想出院,李叔可以帮我办出院手续吗!医生说我已经好了,那我便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,还不如回到曾经熟悉的地方找回记忆!”老李有些愣住了,他没想到王施想要出院,但是他说的话却是有道理的,经过一番思考他同意了王施的请求,并主动提出要开车送王施回家。

3

这趟回家之路,老李开的很慢很慢,就是为了让王施多看看如今的街景以便他回忆起什么。王施的家距离医院并不是很远,车开的那么慢三十分钟也就到了。等开了家门,眼前的景象却让人大吃一惊,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只摆了一张床,一套桌椅和一台电脑,除此之外生活必备的家具便没有了。“我记得我的家不是这个样子的啊……”王施在一旁喃喃自语道。“没关系,两年什么都会变得啊!那有一台电脑,我们看下吧,没准里面会有啥有用的消息。”老李安慰了他一下便径直走向电脑,打开了它。
“哔…”电脑开始启动,它闪烁了一下便打开了。“让我们来看看有什么重要的信息。”老李赶紧把王施叫了过来。在桌面上有个叫“缴兔计划”的文档,老李好奇的打开了它,却被它的内容惊呆了。这是一个有关于盗取大型企业客户信息的黑客行动计划案,如果该计划成功那么成千上万的人的信息将会被暴露,落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手中,这将对社会造成极大的混乱与破坏。老李快速的浏览着,站在他身后王施的眼眸渐渐暗了下来。“王施……这个是到底…是啥…”话音还未落老李便感觉后颈一痛,被锤晕了过去,等再醒来便发现自己被绑在了椅子上,王施则站在面前玩味的看着他。相对无言,老李怒视着他却气到说不出话来。
王施率先打破了沉默,“李叔,你听说过‘好奇害死猫’这一谚语吗?”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,“老祖宗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。不过当然,你救了我,帮我恢复了记忆,于我是有恩的。我总是个知恩图报的人,我是不会害死你的。我就有一点点的小要求,只需要劳烦你像现在这样乖乖的坐到明天下午,别到处乱跑。到那个时候我已经飞到了美国,我安全了,自然也就有人来救你了。”
老李听后却勃然大怒道:“你!你到底是个什么人?”
“我嘛,如你所见的那样是一个黑客呢,而且还将会成为本世纪最厉害的黑客!”
“我真是帮错了人!”老李恨恨的说。
王施轻笑,动身走到了老李的身边,将嘴贴到老李的耳边轻轻地说:“我会一直感激您的。”话音刚落,老李的眼前又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。

楼梯 循环几何 反转世界 魔方 活字印刷

彭罗斯楼梯 潘罗斯阶梯

“此刻烦躁的心情就像用十除以三得出的结果一样,无穷无尽”——夏目漱石 ​​​

存图—木子洋